法拉美穗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潘迎紫照片童年时的打麦场-万荣人报

童年时的打麦场-万荣人报

时值盛夏,烈日当空灼口综合症。布谷鸟彻夜呼唤个不停,收获麦子的黄金季节到了。
记忆里,收麦期间,男女老少齐参战,田间割麦,龙口夺食;场上打麦,照样是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
在我们这里,当时每个生产队都有一块面积很大的打麦场。在没有收割机的时期,打麦场的用途很大。“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要把收割好的麦子扎成把子码放到场地上,收拾妥当,几条牲口拉着圆圆的碌碡在上面转圈碾麦粒,麦子脱嘉顺皇后粒、晾晒、扬尘都要在这儿来完成。这里可以说是麦子收下来后的过渡站,在这里“脱变后”再进行装袋运走。把一袋袋小麦拉回家是农人们的一件乐事,尽管劳累了好多天,在这一刻,大家的嘴角也是上扬的。
根据天气状况,收麦子的周期大概要持续一个月左右,如果碰上连阴天,那就需要更长的时间了,所以打麦场需要有人看守,守场的人叫做场长。在麦场上搭建一个临时的简易帐篷,里面放上一张简单的床上山安娜。看着满目金黄的麦浪和慢慢高耸起来的麦秸垛,闻着一缕缕麦香,麦收的日子一分一秒地流走于指尖。
我们这些生在农村的孩子们,尽管这个时候学校里放了假,但自小耳闻目染古丽扎纳,对于夏收我们也把自己纳入参战的一员红楼之臻玉,不仅在老师的带领下去麦田里拾麦穗,而且在打麦场上也发挥一些小小的作用。我们会帮着大人做一些简单的农活,例如帮忙撑开袋子,收麦、装麦爱德华皮诺,麦子晒好后和大人们一起在烈日下蹲在麦堆里,捡拾小石子、土坷垃。装满一个个袋子,把它们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一起很有成就感。
特别是大人用风扇车“扬麦”的情景十分有趣味,有画面。一辆大大的木制风扇车蹲在尖尖的麦堆前,一个年长的大爷立在凳子上蔡大生,扇车出风口的上方放一个轱辘,大爷双手摇着簸萁里的麦子潘迎紫照片莽女追魂。扇车左右各一个小伙子用力要车扇叶,几个青年挥舞着大木锨安治富,只见他们娴熟地拿起一把木锨,从麦堆上铲起一锨麦粒,然后倒在扇车顶端的簸萁里脚钉怎么治,季天笙随着簸萁摇动,在扇车的风中其中的尘土和细小的杂物就随风飘远,麦粒随之纷纷落下。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这样的操作,麦子终于变得干净无尘。而我一直把“扬麦”视为记忆中一道最美丽的风景。
在打麦场上,我们在大人的教导下,认识了许多农具的名称及写法木鱼馄饨。木锨、大扫帚、簸箕、麦斗、碌碡、扇车是麦场上的常用物什卢丽莉,我们都能叫出来、写出来,尤其是那个圆圆的碾麦子的石碌碡,不仅字音难以读准,而且还难写难认,经过多次反复练习,直到现在代嫁贱妃,我绝不会读错、写错了,看起来打麦场上也有很多学问林尚沃,只要肯学习,就会收获颇丰谢非墨。
打麦场四周是土夯的围墙,背面的围墙外是一片果子园,一些果树的枝条越过土围墙伸进打麦场里来。打麦的时候,夏果刚好成熟了。一阵夏风吹来,果树上的果子落到了打麦场里,我们这些小孩子蜂拥而上,抢了个精光。也有时候秀湖美田,在麦秸垛上的大人顺手摘一把果子扔到场里,香喷喷的果子诱惑着我们,可把小孩子们乐坏了。
打麦场上的童年,这种记忆于我来说是极其美妙的。如果当时能拍下一幅照片记录下那年少欢脱的我、动人壮观的打麦场景、鲜红而香甜的夏果宦海通途,我相信今天看到,我还是会在一刹那间感动得热泪盈眶。
【投稿邮箱】:wrrb1996@163.com
【联系电话】0359—4526337
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深入推进“三个五”总体思路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