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美穗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潘春春微博注意你身边B型血的人,准到你尖叫-流连书苑

注意你身边B型血的人,准到你尖叫-流连书苑

第1章这只是个开始
昏暗的房间乞丐煲饭,阴森可怖,魔鬼的气息在她耳边萦绕,空气中,残冷,嗜血,连呼吸都带着刀割一样的难受。
撕裂的疼痛蔓延到苏莱的身心。
她被抵迫在欧式风情的壁画上,长发散落完美猫,遮掩了她巴掌大的小脸,紧咬着牙,承受着极致的痛楚。
“啊……”
牙齿一松,没有任何前奏的撞击,撞开了她的声带。
男人如刀的手掌捏着她的下巴,冷静而凶狠:“苏莱,你装什么清高?忘了以前在我身下怎么发骚的么?”
黑曜石般的深邃眼眸里没有一丝的温度,如同深不见底的冰渊。
高大的身躯泰山压顶一样,将苏莱尽数笼罩。
“江意迟,不要这样对我……”苏莱眼眶里面雾气氤氲,她想忍着不掉落,可终究,泪水还是滴落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上左天成。
“不要?天生的骚货,都已经泛滥成灾了还说不要潘成豪。”
江意迟冷冷一笑,撕啦一声,将她胸前的障碍物瞬间粉碎成了布片,手掌如刀一样,划开了她的身。
苏莱的心被划碎了,碎成了渣。
曾经这双手是世界上最温柔的,现在,却成了最可怕的令她发怵的魔掌。
他可以在顷刻间,毁掉一切他想摧毁的。
半敞着衣领小李明,精实的肌肉上,疤痕累累,重重叠叠,即使在昏暗中也掩盖不了那疮疤堆砌的可怖。
苏莱秀眉一蹙,伸手要去抚触,手腕一紧,被江意迟狠戾的捉住,就势按压在了她头顶上的壁画上。
狼腰再次一沉,发狠的凌迟,残花一样的身驱痛苦的颤抖着。
苏莱痛叫着,绝望的看着天花板上的那一道暗芒。
“对,就这样叫起来,知道么,这样我才觉得解恨,过瘾周力波。”他与她耳鬓厮磨之际,眸色一狠:“尤其想到江凌风在隔壁,听着你放荡的叫声,我就特别开心,贱人,你当初嫁给他的时候,想不到有这一天吧?”江意迟钳制她下巴的力道猝的加狠加重。
“对,我没……想到……”她没想到,她深爱的男人三年后再次出现,却是化身厉鬼,将她踩在炼狱中狠心践踏。
以前那个江意迟去哪里了?
“记着,这只是个开始。”江意迟的眼睛里冰冷一片,什么都没有。
他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打桩机,没有任何温情的撞击,撑开,占有。
直到把她折磨的精疲力尽。
抽身官欲缠绵,苏莱体力不支的倒在地上,江意迟恢复了之前的衣冠楚楚,无情决绝的离去。芈原
一滴泪落在了冰冷的地板上,苏莱苍白的脸埋在地上,双肩抖搐着,她的心好痛,痛的快要窒息。
蹬蹬蹬。
清脆尖细的高跟鞋由远及近,朝这边走了过来。
苏莱将残破的衣服拾了起来,套在身上,吃力的站起身,双腿一软,摇摇欲坠,她扶着墙,忍着火辣的疼痛,才勉强站定。
“江意迟把凌风带走了!凌风行动不便,身上还有伤,江意迟一定会找地方折磨他!”婆婆王雯尖厉而焦灼的声音响在了寂静昏暗的卧室。
苏莱不做声,只是看着王雯,嘴角划过一丝冷意。
王雯走上前,啪的一巴掌,扇在苏莱的脸上。
苏莱踉跄后退晋文源,倒在了墙壁上。
第2章江意迟那个杂种
“苏莱,原来你在江意迟眼里什么都不是,害的我白白在你这儿浪费时间!”
王雯踏着高跟鞋,在苏莱的面前踱步,看着苏莱,眼睛里闪过一丝嫌弃。
她本来以为,江意迟是为了苏莱才回来的,于是她把苏莱送进了这间属于江意迟的书房。
希望苏莱能睡服江意迟,叫他放过凌风。
可是没想到,这个苏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江意迟尽管上了她,凌风还是照样被带走了!
江意迟那个杂种!当初为什么没在岛上被折磨死!为什么突然回来夺走凌风的一切!
王雯恨的牙根直痒。
猩红的蔻丹手指揪搅成一团,看着从地上艰难爬起来的苏莱。
“苏莱,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把凌风从江意迟那边救出来,这一切都是你惹的!”
苏莱冷冷一笑:“三年的时间,究竟经历了什么梁耀莲,才能把一个有血肉的人变成无情的厉鬼?以前江意迟不是这样的,我很好奇,三年前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三年前,他出了车祸,那一刻,她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得知他被及时抢救了过来,她黯然的世界有了一丝光明。
只要他活着,只要可以和他呼吸同一片天空的气息,她就觉得做的值。
可是,他回来了,却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他回来后,轻而易举的把江泰各大股东笼络在手心中。
一夕之间,江凌风涉嫌洗黑钱被人指控,成了众矢之的。那晚,江凌风跑路想去国外躲避一阵,然而就在昨天,满身是血的江凌风却被江意迟带回来了,他说江凌风走水路的时候遇了海盗,等他赶去救江凌风的时候,江凌风已经奄奄一息。
江凌风的双手被剁掉了,变成了哑巴。
真的是海盗干的吗?
这其中的缘由,细极思恐。
苏莱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江意迟那张狠戾森冷的脸,变的越发清晰。
苏莱脊背嗖嗖发凉。
王雯掩过眼中的那一抹慌乱,红唇一抽:“那个杂种一直都是咬人的厉鬼!江泰公司是凌风的,他凭什么要夺走?苏莱,你别跟我阴一句阳一句,你要是不把凌风救出来,就别想看见你儿子!”
苏莱心头一沉,攥着拳头,上前一步,情绪激动:“你把北北弄哪儿去了?有什么你冲我来!不要伤害北北!”
王雯鼻翼哼的一声,尖厉的声音想在昏暗的书房:“我不伤害他,但是,如果我儿子死在江意迟的手上,我就把你儿子丢进大海里喂鱼!苏莱,不信你试试!”
王雯说完,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苏莱咬牙,手指掐进了皮肉内,无尽的愤恨填涨了她那双忧郁的眸子。
北北是她的心头肉,她不能叫王雯伤害他!
第二天,江泰公司股权变更上了头条。
江意迟顺利成了江泰的实际掌权人。
原江泰公司总裁江凌风因为涉嫌洗钱,卷了各大股东的资金,而被法院起诉。又因为江凌风伤残惨重,暂时取保候审。
电视上互联网上报纸上,全部都在讲江意迟。
钦佩他睿智果敢,在弟弟江凌风面临危难之际四女奇缘,将他解救,也及时救了整个江泰,把松散的人心又重新笼络了回来。
苏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屏幕上出席各大场合的江意迟,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他在不似之前那样温润如玉,有的只是冷酷,那种冷酷令苏莱入骨的寒心。
时间的侵蚀,在他脸上留下了深刻般的稳重,如生来就矜贵一样,叫人不易靠近,浑身上下,散发着成功男人运筹帷幄的资本。
苏莱失神,凄然的一笑。
她思念了三年的男人终于回来了,可是,明明就在眼前,却又相隔十万八千。
“啊!江意迟那个杂种!当初为什么不死!他为什么还活着!”婆婆王雯像是间歇性精神病发作一样,在楼下的客厅摔东西,尖叫着。
苏莱回过神,关掉了电视,走到衣橱旁换了衣服。
她穿的是一件连衣裙,米白色的,裙摆上面点缀着小小的清新的小邹菊。苏莱拿着那件衣服,搂了片刻,套在了身上。
苏莱来到江泰九楼的总裁办公室,映入眼帘的一幕令她心口一痛。
第3章真是恩爱呢
她看见了她的妹妹苏宛筠。
苏宛筠穿着黑色的性感吊带,低低的领口,露出了一大片刺目的雪白,一晃一荡的,甚是性感,精致的高跟鞋在空气中调皮的翘起,躺坐在江意迟的大腿上。
她纤俏的手勾在江意迟的脖颈上,一头电烫的波浪卷风情的摇摆着。
另一只手拿着办公案上的葡萄,送到江意迟抿闭如刀的薄唇旁。
江意迟勾着凌冷的笑,捏着叶宛筠的下巴:“用嘴喂我。”
他说时,犀利的视线越过苏宛筠,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苏莱。
力道一沉,攫住了苏宛筠的细腰。
“嗯……意迟哥哥,你好坏哦……”
苏莱的心沉沉的痛痛的,比刀割一样难受。
“阿莱,你吃。”
“意迟哥哥,你这几天为了公司的事情一直操劳,你吃。”
“你不是要考研么?多吃水果补充维生素,而且还抗疲劳。”
他温润俊雅的面庞露着如沐春风的微笑,趁她无意张嘴,将那颗鲜红甜润的葡萄喂进她的嘴巴里夺狱困兽。
那是一个宁静温馨的下午,两人坐在一处,苏莱穿着米白色的小皱菊连衣裙,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趴在书桌上写论文,江意迟在她旁边敲打着键盘,正为公司处理一些棘手的难题郑日英。
苏莱咀嚼着葡萄,心中比蜜还甜,她拿着一颗葡萄,期待的看着江意迟:“意迟哥哥,你也吃。”
江意迟停止了敲键盘的动作,侧眸,勾唇:“你用嘴巴喂我我就吃。”
苏莱脸色通红,低头,将葡萄咬在唇齿间,仰着脸,凑近他。潘春春微博
江意迟黑晶石一样的眸蒙着一丝深情,抬起她的下巴,低首,葡萄和唇一起被他吃了去……
“意迟哥哥,是你叫姐姐来的吗?你们要是有事情谈,我先离开好了。”苏宛筠幽怨的看着苏莱,红唇嘟着,一副委屈十足的样子,依依不舍的离开江意迟的怀。
江意迟那双眼睛里寒风料峭,捉住苏宛筠的手腕:“宛筠,你是我秘书,就应该随时候在这里。去给你姐姐倒杯茶,乖辛达代报。”他拍了拍苏宛筠精致漂亮的脸蛋,声音如冰霜一样薄凉。
苏宛筠高兴的搂着江意迟,亲了一口,便去给苏莱倒茶。
苏莱看一眼苏宛筠,眼中闪逝着一抹担忧大清弊主。
“弟妹比我想象中来的还快,看来,为了我弟弟,你把命都能豁出去了?”江意迟交叠着双腿,捏着黑色镶钻打火机,咔嚓一声,燃起火焰,点燃一根雪茄。
烟雾下,如雕塑般深刻立体的五官阴晦不明。
锐目微眯,他看着那一身米白色的小皱菊连衣裙,幽眸比之前还要沉冷几分。
苏莱吸吸鼻子,低垂着眸看着自己的手,沉静的说:“江凌风好歹是你的弟弟,放过他一码,现在江泰已经属于你了,他成了一个废人,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跟你对立……”
“啧啧,真是恩爱呢,弟妹和凌风的感情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你也说了,他是个废人,我又怎么可能跟一个废人过不去呢?而况,他还是我的弟弟。”看着她一脸忧忡的样子,看着她那么紧张江凌风,强烈的妒恨在他腹腔窜涌,直到填满他的身心。
该死的女人。
她用她无辜的眼神欺骗了她,和江凌风一起算计他,以后,他在也不会被她这张嘴脸蒙蔽宝钺。
苏宛筠倒了一杯茶放在苏莱旁边的茶几上,踏着高跟鞋,绕到江意迟的身后,蔻丹手指各搭放在江意迟的阔肩上,娇嗲的开口:“可不是吗,意迟哥哥,我姐姐和姐夫特别恩爱,都结婚好几年了,还要去宾馆开房玩一把浪漫呢朱李思。”
“宛筠,请你住口好吗?”
苏莱清楚,苏宛筠是故意的。
“江总,我请求你,大人大量,放了江凌风,让我带他回去。”北北在王雯的手中,她必须要把江凌风带回去,要不然,王雯不会放过北北算爱研习社。
她看着一脸冷漠的江意迟,卑微的恳求着。
江意迟眼中掠过一丝残忍:“凌风在我这儿好的很,不信你听。”
咔嚓,他将打火机燃开,随即又灭掉。
“啊……制服行动!!啊卜义长!!!”
撕心裂肺的惨叫在苏莱的耳边回荡,震彻了苏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