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美穗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潘恩蓓第30章 (流氓忠犬·匪 VS 野狼女王·警) 撞“弯”片警-男小说

第30章 (流氓忠犬·匪 VS 野狼女王·警) 撞“弯”片警-男小说
罗战 ┃ 主角:死皮赖脸的追人伎俩充分体现着他大灰狼的本质。。。
程宇 ┃ 配角:在皇城那边胡同里边有一帅警官,制服又英挺,勤劳又能干~
-蹲了几年大牢的京城混子大哥罗战,出狱后决定从良,并且挖空心思死皮赖脸狂追烂打他喜欢的很酷很man很有范儿“片儿警”程宇……
- 本文没有卧底,无关黑帮情仇,也没有勾心斗角相爱相杀~
-只是小胡同里发生的一幕温馨欢脱夫夫恋爱轻喜剧,1VS1, HE

30、乱套了
 
程大妈盼了十年了,从程宇念大学就盼着这帅儿子赶紧交女朋友,把漂亮媳妇领回家,给老程家传宗接代,待来年她去墓地给老伴上坟敬香唠嗑儿的时候小果手机,也能有话跟程宇他爸交待。
儿子养得好,媳妇娶得妙,再生个胖孙子,程大妈退休以后的生活基本上就围着这三个伟大目标努力较劲呢,实现起来特有成就感。
程宇被他老妈一句话给砸晕了,神色都乱了,摊着手问:“妈您什么意思?结什么婚?”
程大妈一看程宇那严重惊愕的表情,就觉得不对味儿了:“怎么了儿子,你难道不是想跟小桐结婚吗?”
程宇半张着嘴:“我跟她潘恩蓓,才约过几回啊?”
程大妈:“没约几回是因为你工作太忙了,没时间约人家嘛,以后结婚了就省事儿了,不用约了华夏立国传,每天回家就见着了!”
程宇:“可是,可是我根本就,才见过几回面而已,我跟叶老师没那么熟……”
用大杂院儿老街坊们搓麻将的话来说,风头都还没打完呢,离上停还早着呢,这怎么就奔着和牌去了?
妈您这纯粹是诈和呢!
程大妈也搞不明白了,人家现在小年轻儿的,都流行闪婚什么的,我说儿子,怎么就你这么慢呢?人家姑娘都比你上赶着呢!
程宇惊问:“您都跟人家说什么了?”
程大妈特无辜,特委屈:“我没说什么啊!小桐给你打电话打了好多次,说打不通,然后就打家里来了!然后我就接了嘛!我就跟她聊聊嘛!
“我问小桐对我这儿子还算满意不?她说满意。我问她对你还有啥不满意的地方告诉我,我让你改,人家说没什么不满意的,特理解你工作忙,只要人好就成!这多通情达理的一个好姑娘啊!
“然后人家女孩儿特乖顺地问我,对她怎么看?我当然说我对她特满意,谢谢她上回送来的高级茶叶、点心和电子血压计,这闺女太贴心太懂事儿了庭妍小说!
“最后小桐有点儿腼腆地跟我说,不知道你这人对她是怎么想的,那你妈我能说什么?我当然告诉人家,你特喜欢,你觉得她温柔贤惠知书达理,人也长得漂亮,看上她啦!”
程宇都快晕了,又没法儿跟他妈发脾气,我看上谁啦?我看上的人您知道吗!
程大妈掰着手指头学:“我问闺女你俩啥时候把这事儿订下来,抓紧领证儿吧?人家闺女不好意思了,害羞了,说这事儿当然是老人家来订,都听我的。都听我的那好啊,我说我巴不得你俩明儿一早,八点,堵在民政局门口,一开门儿你俩头一个进去,把证儿领完了,我就踏实了!”
程宇算是彻底听明白了,坏菜了,郁闷得他简直想一甩手直接给自己俩耳歇子,把自己抽扁了糊在墙上。
程宇两只手攥得紧紧的:“妈,这事儿您弄岔了杨云骢。”
程大妈也着急着慌了:“我怎么给你弄岔了呢?儿子,你啥意思啊?”
程宇深吸一口气:“妈,我今儿其实就是想跟您说……我跟叶老师,我觉得,不成,这事儿还是别再继续。”
程大妈完全出乎意料,她心目中一朵温柔文静漂亮的儿媳妇一只脚几乎已经迈进程家大门儿吴云洋,被儿子这一句话给闷走了!
程宇,为什么不成啊?多好一个闺女啊?要模样有模样,要才学有才学,要性格有性格,要家庭有家庭,人家哪儿不够格儿给咱家当媳妇啊?
再者说,人家不介意你工作忙,不介意咱没房庄河便民网,更不介意你有伤……
人都说婆媳关系不好处,寡母婆婆不能沾,俺这个当准婆婆的都没挑挑拣拣,程宇你这孩子怎么这么难伺候呢?!
程宇特正儿八百地说:“妈,我真没嫌弃人家,叶老师人挺好的东宫弃妃,是我自己的问题。”
“那你到底有什么问题啊儿子?!”
程大妈心里甭提多懊恼了宜兴茗茶。
她何止是跟叶老师拟定了初步的婚期,还替她儿子答应了叶老师的邀约。学校寒假组织教职工去海南岛三亚旅游,可以带伴侣家属,叶雨桐特想带程宇去,爬个山划个水游个泳什么的,最能促进男女感情了。
游泳……玩儿水……听起来多亲密的事儿大清小两口啊,程大妈一听就乐得满口应承下来,说我儿子肯定乐意去!
程大妈看程宇那副欲言又止满脸迫不得已老不乐意的样儿,心里忽然就内疚了,怕自个儿在叶老师跟前讲错话了,怕给儿子添麻烦,怕因为这事儿让宝贝儿子夹在中间坐蜡了。
她这么疼儿子的主儿,程宇不痛快不开心了她能舒服得了吗嘎蒙?
于是程大妈高血压犯了,脸都白了,难受得坐都坐不住了,给程宇吓坏了。
妈您怎么了钊晟灏?!
李莲花听见动静儿不对,也进屋来了:“大姐?大姐您咋了这是?下午还乐呵呵的好好的呢,怎么又不舒服了呐?!”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电话又进来了。
这回不是叶老师了,是准丈母娘找未来姑爷谈话!
叶家父母倒是体面谨慎的人儿,说话也委婉客气,就是一个意思,孩子们相得既然不错姚晨孕妇照,小程警官你能不能抽空儿来一趟秋色之空漫画,跟我们家见见面呢?毕竟,我们总听小桐说你有多么多么好,我们老两口儿还没见过你这人呢!
那老两口儿也是开明的新派想法,孩子们好就成,别的没要求,也不搞习俗场面上那些个讲究,不拿着老佛爷的作派,看程宇的意思,等程宇的时间安排。
程宇在电话里听着对方阿姨温柔有礼的口气,喉咙里说不出来一个“不”字儿。
他举着听筒,抬眼看着他老妈。
程大妈这时候俩眼焦急地也看着他,儿子你打算怎么跟人家交待啊?
莲花婶一张热情洋溢的大脸盘儿涌出热烈期待的兴奋,小程你赶紧答应人家啊!
程宇瞧见他妈妈一只手强按着太阳穴,额上青筋抖动,一双红肿肿泛着泪花儿的眼嵌在布满密纹褶皱的眼眶里邓丽盈。
这双眼年轻时非常漂亮,是胡同里的美人儿,而且也像叶老师那样,夏天穿着碎花轻盈的连衣裙。
程宇小时候每天从幼儿园出来,拉着妈妈的手。路过副食小店,他停下来不走,抿着嘴眼巴巴地看妈妈,却又不说云雨春宵。
他妈妈会笑着把他抱起来德布佳达,进副食店给他买好吃的。
那时候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吃五分钱一根儿的红果冰棍。程宇吃一毛二的奶油双棒,一只手举一根棒棒,嘴角淌出一行浓浓的奶油,用舌尖舔着,走在大街上迎接旁的小朋友集体艳羡的目光,可美了!
他妈妈说双棒里有奶粉,儿子多吃一些,长身体。
后来,小朋友们也都吃到了一毛二的双棒。侯璎珏程宇更奢侈了,每天从幼儿园出来,喝一个大白瓷瓶的酸奶!
两毛六一瓶的蜂蜜茯苓酸奶,白胖胖的瓷瓶子,瓶口盖一层淡蓝色的薄纸,绷一条红色猴皮筋,那时候可高级了!
两毛六是个什么概念?他妈妈那时候一个月的工资五十多块钱,外加独生子女费两块钱。单位食堂里卖的大盘小炒,才一毛五;他妈妈从来舍不得吃,只吃大锅熬的五分钱一份儿的菜。
别的家长都觉得这当妈的疼儿子疼疯了吧?每天一瓶高档酸奶,喝金子呢,简直太惯孩子了!
程宇的妈妈每每自豪地说,我儿子培养得这么好,人聪明,长得又帅,就是小时候那两毛六的酸奶喝出来的!跟程宇同龄的这一拨孩子,都没喝过酸奶!
程大妈跟程宇摆摆手,小声儿说:“你不想去就别去,回头我再跟人家好好解释解释,给人家赔个礼,道个歉吧,就说误会了……”
程宇垂下眼,眼底泛红,跟电话里的人说:“阿姨,我下个周末不用值班,那就下周末吧,您们有空吗?”
如果在自己老妈和罗战这俩人之间选一个,程宇肯定毫不犹豫地选妈。
最简单的道理就是,罗战又没有血压高,又不会得脑血栓!这厮生龙活虎、年轻力壮能折腾,刀砍不折火烧不殒骂不服也赶不走的一个无赖巴勒斯坦毒蝎,需要照顾罗战的情绪吗,这个流氓需要人疼吗!
程大妈晚上在床上歪躺着,翻来覆去睡不着。
程宇进出好几趟给他老妈端茶倒水,赔小心说好话,第二天看这情形仍然不好劝世贤文,请假带老妈瞧病去了。
心血管科又是那位四十岁上下的护士阿姨值班,一瞧程大妈:“呦老太太,您怎么又来啦?”
程大妈心情无奈:“嗯……咳……”
护士阿姨:“嗳?您儿子呢,没陪着您?”
程大妈伸手往后一指:“这不就是我儿子嘛,就这么一个宝贝伺候着就够了……”
医生给程大妈做了全面检查隐世者们,还给安排了一张床位,让留院观察两天,做一次动态血压24小时监测。
程宇拿着一摞单子从四楼跑到一楼去划价取药,刚走到二楼楼梯拐弯,脚底下蓦然刹住,扭头一瞧。
罗战?!
他看见罗战穿着宽松的运动开衫、运动裤,球鞋,由麻团儿武和另外一个小弟一左一右搀扶着,慢慢腾腾老头挪步似的在楼道里走。
罗战表情挺痛楚的,掐着眉歪着嘴,走得很慢。
罗战怎么了?
这厮真的重伤了?
程宇完全没有想到。罗战两天没跟他联系,他找不着这人,焦头烂额的一堆事儿也实在顾不上了。他满以为麻团儿武那小子是胡说八道的,是罗战那王八蛋酒后撒完疯还想诈伤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