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美穗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潍坊旅游景点灵异故事:抖落坟前土,亡魂不能进门-旧书

灵异故事:抖落坟前土,亡魂不能进门-旧书
死人埋葬,箩筐里的坟前土是不能倒掉的。今天我来为大家讲述一个,坟前土的故事。
“我是一名大学生,名叫陈毅。”
我的同座“霍金”,他是我的舍友恐怖食肉虫,也是我的好兄弟。
早上课上一半,霍金的电话忽然响起。霍金慌忙的挂掉电话,然后调为静音。
接着他的口袋不断传来“嗡嗡”的震动声,几分钟后,震动停止。
霍金拿出手机,准备看看是谁打来的。当他解锁屏幕时,一条短信进来了。
霍金点开短信月宫绿,我斜着眼看着他手机。内容是“儿子你爷爷去世了,快回来!”
霍金看着短信整个人呆愣了,我摇了摇他问道:“别发呆了,赶快请假回去李艺真!”
霍金听了我的话后,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们顿时成为全班的焦点,当时我双手还在霍金肩膀上,那感觉别提有多尴尬。
老师皱眉问道:“你们怎么了?”
霍金一个劲的哭,我又左右为难,不知道该不该去解释。
还好霍金缓了一会,然后向老师解释了情况。
看着霍金离去的背影,我有点担心他。我向老师喊道:“老师我不放心霍金自己回去贼拉拉的爱你,我陪他回家!”
老师望了我一眼点点头说道:“我会向你班主任解释的,你去吧!”
追上霍金,他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两人包车赶往他家。
霍金家在300公里外的一个村庄里,韩志胤我们到了下午6点才回到霍金家。
霍金家在村里算蛮有钱的,房屋300平方复式楼,屋外有一个大院子,院子外围围着4米高墙。
只是这气派的大房子,此时已经挂满了白布条。
拍了拍霍金,我两人走进他家。此时他家里很热闹,有人喝酒有人打麻将我的长孙皇后。
我知道农村里的丧事与喜事差不多,所以并不奇怪。
那些人见霍金回来后纷纷说道:“小金你爷爷在客厅呢,你去看看吧。”
霍金面无表情的走进屋子,我对着众人点头打招呼。
与霍金来到屋里,只见一位夫妇穿麻戴孝,一位老人躺在中间的地板上。
霍金跪在他爷爷面前,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
霍金与他爷爷的感情有多深,我是一清二楚,毕竟霍金经常提起他爷爷。
一直到晚上10点,霍金还是跪在爷爷身旁。他父亲担心的说道:“小金你别这样,明天爷爷就下葬了,你好好休息明天送爷爷吧!”
霍金摇摇头轻声道:“我守灵!”说着霍金就坐在他爷爷身旁。
霍伯父无奈一叹,然后对我说:“小陈你去休息吧!”霍伯父他们不是第一次见我,以前在学校探望霍金时就见过我了。

我微笑的摇摇头道:“你们去休息吧,我陪着霍金!”
霍伯父对我微微一笑,然后出去与那些朋友打牌喝茶了。
第二天一早长孙无垢,众人开始忙碌起来,直到中午,霍金爷爷才入土。
回家的路上,霍金手里死死拽着一个粪机(箩筐)。
粪机上都是红红的泥土,肮脏的不行。
我走向霍金说道:“这个粪机我来拿吧月斜碧纱窗!”
霍金看了我一眼,最后摇摇头硬是要自己拿。
无奈之下,我只能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回到家时,送葬的人进门,都必须越过门口的火盆。
轮到霍金越火盆时,他把粪机交到我手上说道:“拿好!”
我点点头接过,待霍金越过火盆时,我忽然把粪机在地上拍了拍。
泥土太多了,带进去很脏,所以我想打掉那些脏土。
也就在那一瞬间,霍金忽然冲向了我,只见他一拳头打在我的脸上。
我摔倒在地上,不解的望着霍金。
霍金一脸怒火的对我吼道:“滚,给我滚!”
我当时那个气啊,我把粪机砸在地上骂道:“C你M的,你以为老子稀罕来!”
说着我气呼呼的转身就走,霍金真的很不可理喻。
我走出村口,站在路边等车。太阳落山后,我一脚踢开路边的石头骂道:“什么破地方一辆车都没有!”
当太阳消失,月亮起来后,我开始有点害怕了起来。
这里黑乎乎的,月光撒在村口,让我感觉到了一股阴森。
我想回霍金家里,可是我拉不下那个脸。
“小兄弟,怎么了释德禅,你还在生气么?”就在我纠结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我“啊”的一声吓的向前一跳,我慌张的望向身后。
只见一位身穿年老的大爷站在我身后,我怎么觉得那衣服那么眼熟呢!
在我打量大爷的时候,大爷走向前来,他拍拍我的臂膀说道:“小兄弟别怪霍金了,回去吧!”
我听后一愣问道:“大爷你怎么知道我认识霍金?”
大爷爷哈哈一笑道:“你们今天闹得那么欢,我想不知道都不行。”
我一听心里暗道:“也是,毕竟村子就那么点大!”
我撇撇嘴道:“霍金就是个神经病股民大家庭,莫名其妙的打了我一拳,我才不会回去找他!今晚我就睡在村口g7043,明天一早我就离开!”说着我气呼呼的坐在了地上。
大爷看着我,摇摇头坐在我旁边了,两人就这么闷着不说话。
半小时后我叹了口气说道:“大爷你不用陪我了,你回去吧!”
大爷看了我一眼,无奈的道:“我也想回去啊,可是家门进不去了!”
我听后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没带钥匙么尘光旧梦?”
大爷爷点点头,接着大爷就这么陪着我聊了起来。
大爷给我讲了很多村里的趣事,也告诉我一些人生哲学。
“陈毅,陈毅!”就在我和大爷聊天时,身后响起了叫声。
我听到叫声后,嘴角微微一翘,我知道霍金来找我了。
我站来转身看向霍金,只见霍金向我挥着手,一路喊着:“我错了,潍坊旅游景点别生气了好吗!”
看着霍金我微微一笑杨二敬,然后对着大爷说道:“谢谢你大爷,要不你去霍金家住一晚吧。”
当我回头时,大爷不见了,我暗道:“诶,这大爷的速度怎么那么快,说走就走了。”
霍金来到我身前问道:“对不起,别生气了!”
接着霍金见我在东张西望,他不解的问道:“你找啥呢?”
我把和大爷相遇的事情告诉了霍金,霍金笑道:“村子的老人都很热情的,明天我带你在村子转转懒人稻,遇见那位大爷我们好好感谢人家吧。”
与霍金一路走回他家,霍金对我解释道:“今天真对不起,我打你是因为你砸了粪机。”说着霍金解释起打我的原因。
原来村子的风俗是,每户人家都有一家门神。家人去世后得拿坟前土回家,然后倒入家里。
这样门神可以闻道爷爷阴魂的气息张子洲,爷爷也就能进入家门。
诺是没有把土带回家,爷爷只能一辈子在门口徘徊,无法进家。
听了霍金的解释后我,我想起了那位老大爷。
仔细一想,好像那大爷穿着衣服与霍金爷爷的寿衣一样。
我脑袋“嗡”的一声,貌似那位大爷与霍金爷爷有几分像。
我一直都没太注意霍金爷爷长啥样,所以现在我心里堵着很。
我瞬间拉着霍金跑回他家,来到客厅我看着霍金爷爷的遗像一脸的惊愕。
“你干嘛,爱上我爷爷了吗?哈哈!”霍金开玩笑道。
霍伯父与自己的妻子对视一眼,两人微微一笑。
忽然他们都愣住了,只见我跪在遗像前,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
“你怎么了,别吓我!”霍金急忙来到我身前问道。
我声音哽咽道:“你爷爷的坟前土,还能从新搬进来么?”
霍金摇摇头说道:“貌似传言是,只有一次机会!”
霍伯父听了我们的对话,也明白了一二,他笑道:“好啦我们去吃宵夜吧!”
霍金拉着我说道:“走走走吃东西去,那些只是传言,别太信了!”
我看着霍金,他此时一脸的憔悴,我知道他并没有从悲伤走出。
从那天起,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疙瘩,也有一个疑惑。
疙瘩是我害霍金爷爷不能回家了,而且他还不知道。
疑惑是,霍金爷爷到底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