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美穗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潍坊住房公积金灵异故事:黑心商缺斤短两,被判官捉拿称良心-阿牛讲故事

灵异故事:黑心商缺斤短两,被判官捉拿称良心-阿牛讲故事


明朝的时候,镇上有个叫梁水生的米商。梁家祖辈都是开米铺的,诚信经营,童叟无欺,梁记米铺出了好几代的大善人。传到梁水生这一代,梁老板认为商人须重利,父辈祖辈都是老糊涂了,才会把送上门的银子往外推。等到梁老板接过家业,找人特制了米称和米斗倪舒蕾,专心致志地做起了黑心商人。
古时候的称,是分为一斤十六两,长长的秤杆上罗列着十六颗准星,分别代表着北斗七星,南斗六星,和福禄寿三星,共十六颗。本意就是让商人眼明心亮、公正无缺,凡是缺斤少两的人,都会损失福分。可是梁老板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到手的钱财不要才是损失呢。
梁老板悄悄找人定制的几杆米称,生生将一斤十六两的称改成一斤十五两。又做了大小不同的米斗,收粮的时候用大斗进,卖粮的时候用小斗出,大大地赚了许多银钱天龙妖僧传。
梁老板又善于钻营权势官宦人家,与当地的县太爷牵亲带故,每年孝敬上厚礼,即使有人发觉梁记米铺缺斤短两,也无人敢去找他理论。梁老板又下狠手,将附近一带的其他米铺都逼到关门远走,垄断了米粮的买卖。
这一年,田地大旱,颗粒无收,朝廷拨下了赈灾的粮救济灾民。梁老板勾结了县太爷,将赈灾粮中的新米,换成他米铺中的陈米,又掺了许多砂石增重。米铺里出售的米粮,趁机抬高了几倍的价格。一场百姓的大灾难,养肥了梁水生这个黑心商。
一天夜里,梁老板合上店铺的账目,心中得意自己的高明手段。唤来丫鬟备了酒菜,喝到心满意足,哼着小曲自去睡了。
睡得正香的时候,梁老板只觉得有人大声吆喝着让他起来。梁老板睁眼一看,不知何时床边出现两个皂衣差人,一个执着一副木枷,另一个手里握着锁链。两个差人一边大声催促着梁老板赶快起身跟他们走,一边动手往梁老板脖子上套着枷锁。
梁老板大吃一惊,连忙问道,“二位可是衙门的差役邹文杰?何故来到我的房中?我与县太爷情同手足,此事必有误会。”
那两个皂衣差人黑着脸,冷笑一声,道“我们哥俩是差役不假,可不是你那区区一个阳间县太爷管得了的。如今是奉了判官大人之命,带你下阴曹地府问话呢包公斗法王。你速速动身,若是晚了时辰,连累了我们哥俩受责骂,你就有大苦头吃。”
梁老板闻言,转身向床上看去汪则翰,床上直直的睡着一副身体,而与差人对话的自己,却轻飘飘没有重量,伸手去抓床头的梁柱,手指直穿过木头,竟只是副魂魄了。
梁老板以为自己死了代青塔娜,涕泗横流地恳求两位鬼差放他回去,愿意奉上银钱香烛,年年不断。
两个鬼差对视一眼,撇着嘴说,“你的银钱我们可不敢收,如今是判官老爷指名要带你去,谁敢徇私?你可别拖我弟兄下水。速速与我们走吧。”说完也不管梁老板百般躲闪,套上木枷,牵着锁链,拖着梁老板前行。
梁老板只觉的那木枷有千斤重,压得腰都弯下来,被鬼差扯着踉踉跄跄地往前走。眼前是一条灰蒙蒙的一尺宽的小径呼小静,不知有多远。两旁起着无边无尽的白雾,张威凯偶尔走偏了进入雾中,浑身如同被千刀万剐,痛不可耐。两个鬼差听他大呼小叫地喊痛,不耐烦地道“那两侧都是阴风,你若再磨蹭,我们弟兄只消把你推进去,半柱香时间就能把你剐成千百片。”
梁老板不敢再啰嗦郭伊娜,跟着二鬼走过小路,来到一座昏暗暗的城池里。仿佛人间一样,也有座衙门样的大殿堂,二鬼将梁老板往殿堂地上一推,拱手向上禀报梁水生魂魄已经带到。上方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嗯,退下吧。”
梁水生抬头看去,二鬼所言的判官是个红衣老头,须发皆张,枯瘦的脸庞透着青绿色。见梁水生抬头看他,红衣判官“啪”地一拍桌子,怒道:“梁水生,你可知你已福禄糟完,阳寿已尽?”
梁水生不住地磕头求情辩解。红衣判官怒声呵斥,道,人间一杆秤,定下了人鬼神三道共用的准则。梁水生竟敢私自改动,缺斤短两,欺天瞒地,坑害乡民,自以为无人知晓,岂知举头三尺有神明,梁水生每少一两斤数,就折损一寸福禄寿。如今已经作孽到头,该打入十八层地狱受苦,永无再投胎之日。
只是梁家祖上有几位大善人超级古武系统,累世为梁家后代积了不少福德。潍坊住房公积金如今见子孙如此糟蹋福寿,心痛不已,加上梁水生虽已成婚石雪峰,可至今无子。梁家几个大善人找到红衣判官,苦苦哀求多日,让这红衣判官不得安生,又不敢责打善人,只能想出个折中的法子来。
如今虽然带了梁水生的魂魄下来,并不要他立即就死。而是给他一年寿命,回阳间改过生子。只是阴间例法不可破,虽网开一面多给了梁水生一年的寿命,却要梁水生先受那刀山火海,斧劈锯砍的苦,以示公平。
红衣判官又取出一杆阴称张文美,同阳间不同的是,没有秤盘,只在秤杆一头连着明晃晃的铁钩。判官一招手,取过梁水生的魂魄往钩上一挂,秤杆直直垂下,纹丝不动。判官摇头叹道:“此称专称人的良心。寻常奸恶之徒尚能剩几丝良心在,你竟一丝也无。真是自作孽木凡的天空,不可活。可惜了你祖上累世积的福德。“
判官招来两只鬼差,吩咐一番,将梁水生带了出去。
梁水生心寒胆颤,只是挣脱不开。被鬼差押着扔到火海,烧到浑身枯干碎裂。又带到刀斧鬼处,千万刀砍下来,梁水生已成一堆碎肉,又被推进石磨中,磨成血汁肉泥。梁水生虽然身体变化万千,却死不掉晕不了,清清醒醒地熬受着万千苦楚,只觉得已经受了了百万年的刑罚,两个鬼差方才将梁水生送回阳间。
这梁老板从梦中醒来,方才是次日清晨。梁水生浑身疼痛,想起梦中经历,撩衣检看,只见浑身上下依稀还有着锯砍的痕迹,知道并不是虚无一梦,他是真的要死了。
梁水生吓得浑身簌簌发抖,苦思无方,想起自己在阴间受到的责罚,死后还要永久地承受下去,梁老板悔恨得连连用头撞墙,只是再多权势金钱也买不到命。
梁老板痛定思痛华娱教父,一溜烟地跑到米铺,踩折米称,连着那特制的大斗小斗一把烧个干净。又开仓放粮,赠米施粥筱田建市,几乎散尽家财,以求死后少受一分半分的痛苦。
人们啧啧称奇,以为梁老板转了性情,也要做同梁家祖上一样的大善人水煮鱼皇后。
没多久,梁水生的妻子有孕了。十月怀胎,生下来是个男孩,梁水生给孩子起名梁重徳十全十美造句,又反复嘱咐自己的妻子将来要教导儿子轻利重徳,广结善缘,不要像他一样。
孩子满月那天,正是红衣判官所言一年之期的最后一日。梁水生知道大限已到,抱着妻儿大哭了一场,入夜后果然死了。梁老板缺斤短两,被判官捉去称良心的事情流传开来,一时间在称上做手脚的黑心商都人人自危,再没人敢小看这杆十六星的良心称,不敢再赚那昧心钱。
(故事完)
求点赞残颜弃妃,求分享,求转发~
喜欢,就赶紧关注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