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美穗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漯河职业技术学院吧春风陪我回故乡:那歌,那井,那荷-青铜月

春风陪我回故乡:那歌,那井,那荷-青铜月
点击标题下面蓝字青铜月加关注免费阅读

一眨眼,50年的时光”哗哗“随春风,一扫而过。只留下朦胧的月光尹卓林,蓝蓝。
2018年4月,那只小燕子细细地将春风裁剪成嫩嫩的柳芽、灿灿的菜花、雨雨的梨蕊,裁剪成缤纷的思绪。我想:这全是思念故乡的理由了。
蓝背的喜鹊啊,你是否来自我的故乡卢小彧?你脊背上烙印着的宝石蓝,我认识。那是一帧饱蘸着宝石蓝情感的请柬。哦--明白,明白,阔别已久的故乡也在思念我哦!印染着蓝宝石色泽的喜鹊的叫声,如此珍贵,就连远方那诗意的呼唤也是蓝宝石颜色的邀请函啊。我仿佛听到一个熟悉的拖音曲调:”窦娃--回家吃饭了--“这是老祖母飘散在炊烟袅袅中的曲调呢!
我的故乡,在邓州市窦营。不知道故乡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接纳我?
春风说:故乡会被你抛弃,但决不会抛弃你。
春风哦,我们相约结伴而行吧。再品一品窖藏50年的故乡的味道。
故乡,是一首民谣
近了,近了。连村庄的轮廓,都是镶嵌着金边的记忆的画框呢。那条烙满我小脚丫吻痕的村路昌茜,两旁的油菜花咕嘟着小嘴唇。似乎听到与我结伴而行的春风在发问:还记得进村的小桥吗?
记得,记得。在童年的时光里,小桥是小桥。如今,小桥,已经不是小桥,分明是一座欢迎王子荣归故里的凯旋门!
需要凯歌猛奏吗姜大成车祸?我只遥念那首”穿着带大襟小棉袄“的民谣:月奶奶,黄巴巴,爹织布赵棋荣,娘纺花……
历史的天空依然闪烁着三五颗星星。月光皎洁得一尘不染。年龄不错上下的我的伙伴们,漯河职业技术学院吧在打麦场上做游戏。老鼠钻十八洞、老鹰刁小鸡、丢手绢、挑兵挑将……
那时,我们不曾记得繁重的作业,我们不需要父母陪着我们背书。我们的小伙伴儿,没有一个戴眼睛的。我们犀利的目光,是满天满天的星星陪练出来的。我们的视力是广袤的原野陪练出来的,明净如甘泉流水。所以,我们的健康的目光,可以把善良浣洗得如此圣洁;可以洞穿一切阴谋诡计张明高。

奶奶坐在月光下纺线线;纺车呀,纺车呀,吱呀呀地转呐。奶奶手摇着纺车,吱扭扭,吱扭扭万宇豪,嗡嗡吱儿,纺线线呀么嗬嗨!
我就和名叫凤英的堂姐做”噼噼拍“的游戏,扯着嗓子唱民谣:噼噼拍,噼噼拍,大家来打麦。麦子好,麦子多,磨面做馍馍。馍馍甜,馍馍香,吃馍不忘共产党。共产党,毛主席,我们向你来报喜。一报麦子又丰收,二报磨面用机器,三报社里添了个拖拉机刘一帆老婆。
货郎担,是我童年的惊喜。一听到那甜丝丝的拨浪鼓的响声,孩子们就欢呼雀跃。这可是没有歌词的民谣哦。这货郎担可是流动的百货大楼啊!
大娘、大婶们,拿着头发换针。大嫂、大姐们,拿着鸡蛋换绣花丝线。我们眼巴巴地望着货郎担里七色的糖豆儿,那是我们最渴望的美食。哪个小朋友过生日什么的,大人会给他买一把糖豆,在手心里攥出了水,才舍得分给大家解解馋。我们会对分发给我们糖豆的小朋友千恩万谢。
我站在村子的中央,盯着故乡物是人非的模样,那些纯正的柴鸡用陌生的眼光看我,依然很友好。那高大的榆钱树,让我找到了乡愁的路标。只是那口老井和碾盘不知道哪里去了?
故乡,是一口老井
我终于找到了老井的遗址。可惜,已经没有任何标志性的纪念。也罢百炼焚仙,记忆是最好的博物馆刘氏神卡。
村子正中的十字路口处,原来有一个碾盘幽灵箭毒蛙,旁边有一个池塘和一口老井。
井是村子冲击力最强的地标性风物。井水是全村人的命脉。一日三餐靠井。洗衣、浇菜靠井。井,像故乡的图腾!
井边,常常有女人们在那盘石碾上,推着石磙轧苞谷。
井水哦,是老老老祖母的奶头吗?你用那甘甜的乳汁哺育着父老乡亲。村里人把井看得那么神圣,那可是我们生命的源泉呢!
井水冬暖夏凉。井壁上长着青苔和美丽的井荷叶。夏日,喝一口“井巴凉水”,甜透了心田。比纯净水还纯净。

村里一位高寿的老奶奶常常对我们说,她一辈子没有吃过药。平日里有个头疼脑热的,舀一瓢井巴凉水,泡一块橘子皮喝下去凌云霸主,不出三天,病就不治而愈了。
每年的五月端午,人们都要打了井水,在水里泡些艾草叶子之类。我只记得大人们交代,用百草水洗脸,一年不会害眼。
外乡人路过村里,老乡们总是热和地邀请到屋里喝碗茶、歇歇脚。可那些人总是在井边畅饮一气井巴凉水,便匆匆赶路。
井,在我们的眼中充满了秘密。孩子们渴望去井边探险、寻奇,但又是那么心惊胆颤。因为不羁美少年,我们总是听到大人们在悄悄议论着,那井里曾经跳下去一个女人。偶尔,在半夜还能听到“女鬼”的嗷嗷哭泣声。
一口井,不知道能演绎出多少恩怨情仇的传奇故事。不仅是生命的源泉,也是文化的摇篮。
我做客在堂弟家。张姑娘用茅草根、芦苇根、黄花苗,熬了三根汤。说到老井的事儿。她说,井老早就没有了。后来,人们都用水压井。现在,自来水通到家家户户。
我在想,以后的孩子们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井”这个乡愁的代名词。那些荷塘该不会?
故乡,是一池红荷
哦,荷塘还在。只是,小了很多。在我的记忆中,故乡简直是江南水乡呢。霍凡
整个村子四周都是水塘。村子像一个岛屿,似一只漂泊的小船。
村的东南角是一个浩渺的荷塘。到了夏日,这里变成了儿童乐园。胆大的哥哥们爬上岸边的老柳树,赤条条似银鱼,刺溜溜一个猛子扎进荷塘高平黑猪,水花四溅。
我是个胆小的主儿,只好看他们“浪里白条”的洒脱。偶尔,我会抱着三堂哥的脖子,骑在他的背上,心惊胆颤地过一把横渡荷塘的瘾。
有细雨蒙蒙,我会独自坐在荷塘畔发呆。玩味着荷塘精致的风景。一池红荷,似漫游的灯盏,闪亮着圣洁。晶莹的雨滴如珍珠撒落在碧绿的荷叶上,银银地滚动着。
雨停了,红蜻蜓、蓝蜻蜓舞动着蕾丝的翅膀,光临荷塘。那含苞待放的红荷花的蓓蕾,俨然蘸了胭脂的画笔尖。你想为夏日写一首赞美诗么?或者画一幅《荷趣图》?
那时,我们根本不会背诵“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诗句。我们只会唱当时最流行的歌曲:收了工,吃罢了饭,老两口儿坐在那床前,咱们两个学《毛选》。

我特别期待那硕大的荷叶。我想在阳光下,把荷叶当作阳伞;我想在毛毛细雨中撒欢儿,把荷叶当成雨伞。可是,老人们说,荷叶不敢折断;折一支荷叶会毁坏一根莲菜。俺是个听话的孩子,俺不想干坏事。那么,就眼巴巴地看看荷叶好了。荷花、荷叶,咱们是好朋友,对吧?我不会坑你的。只好忍痛割爱了。
荷叶水面撑阳伊濑茉莉也伞,鸳鸯水面共白头。越来越小的荷塘,承载了我粉荷色的梦幻。
故乡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亲切呀。春风啊,我们有约,每年回故乡看看。
作者简介:窦跃生,南阳日报社专职编委,多年来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星星诗刊》《萌芽》《青年作家》《散文选刊》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500多篇,多次获得国家级和省级作品奖,有作品集《青铜月》。曾获得过“河南省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