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美穗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漫画美少女灵异故事:张大胆捉鬼-灵异说书

灵异故事:张大胆捉鬼-灵异说书
很早以前,有一个姓张的穷汉,排行老二,父母双亡。因家中太穷,快三十的人了还是光棍一条。
这张二的胆子特别大,他们村后有一座破庙,经常闹鬼。就是大白天,也没人敢到那里去。有一天黑夜,张二竟独自—人在破庙里过了一宿,这事一传开,大家都管这张二叫“张大胆”。
张大胆平时最爱喝酒,天天喝得大醉,醉了,就摇头晃脑地吟道:“万般不如杯在手,一醉能解万千愁。”
如果谁说这话说得有道理,他就拍着你的肩膀,喷着酒气说:“知我者,莫如你也黄宣德!”说话文绉绉的。可是要是谁说这话不对,他就要开口骂人,时间 —长,谁都不想理睬他了。
这一天,东庄逢大集,张大胆一大早就赶到了集上刘满世,东蹓西逛,专往女人多的地方凑,有意无意地睬人家的脚后跟范群侦。
天到了过晌欧阳雨晖,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张大胆就踱进了酒馆,老规矩:四两烧酒,一吊钱的茴香豆。对着门坐下,看着门口来往的女人,慢慢地喝。近三十的人了,也没娶上媳妇,也难怪见着女人就胡思乱想。
等到四两烧酒下肚,月亮己升起老髙了。张大胆付了酒钱,迈着醉步往回走,嘴又哼起了“万般不如杯在手,一醉能解万千愁”。
这天晚上的月亮特别亮,把路面照得雪白,张大胆抬头向前一看,只见路的正中有一座新坟,在月光下更显得阴森森的,就是张大胆,也直觉得心里发毛,心想:我早上来时这路上没有坟,这坟可能是中午时埋的,可为什么非要埋在路当中呢?他不由地止住了脚步。
这时,忽然听到“咔嚓”一声,新坟从正中裂开,裂缝中徐徐站起一个人来盗墓鬼话,青衣青帽,身材高大,只是背对着张大胆,无法看清对方的脸桐敷沙子。
张大胆连问数声:“你是谁?”
对方连脸也没转,跳出新坟,顺大道向前走去。张大胆随后就追,心里说:“我非追上看看你是谁不可! ”
他俩一前一后—直来到王庄,前面这个人直奔庄里走去。张大胆心想:我表哥就住在这王庄,庄上的人多数我都认识,我看你往谁家去。
说来也真巧,这个人来到张大胆表哥家,推门就走了进去。张大胆赶紧也追了进去,一看,前面那位走到他表哥的住房门前,一闪就不见了青铜王座。
张大胆来到房门前,推门,推不开,显然是在里面闩上了。他趴在门缝向里一看,啊!张大胆吃了一惊,只见他表嫂子在梁上打好了绳扣,站在板凳上,脑袋伸在绳扣里,扒着绳扣哭泣。他所追的那个人正蹲在房梁上,手里也拿个绳扣,象唱戏一样地喊道:“大嫂,这边好,这边来,我带你找个新世界。”
张大胆心知不好,可急坏了,撕破嗓子喊表嫂子开门,可她像没听见一样。于是,张大胆就拚命地砸门。因为用力过猛,手也碰破了,伯恩安德森鲜血直流,但他顾不了这些,还是救人要紧,门终于被砸开了。张大胆—步跨进屋中,抬手甩了甩血,一看表嫂子,还好刚吊上,不碍事。

他急忙把表嫂子放下来,问她为什么要寻短见,表嫂子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是受丈夫的虐待,不想活了。张大胆安慰了— 番,等她不再哭泣了,才抬头去看梁上那位,只见他越缩越小,般后缩到衣服里面去了。
张大胆把梁上的那堆衣服扯下来,一看,梁上蹲着一个怪物,比狸猫稍大一点,满身都是黄毛,脸有三个指头那么宽,呈猪肝色,两只小眼碧蓝碧蓝的,闪着蓝光,小嘴很像鹰嘴,两颗牙齿呲出唇外,额头有很大一滴血,还没有干,那是张大胆进屋甩手时甩上去的。
凡是鬼怪都怕血腥,这滴血正好甩在它的印堂正中,把它定住了高野健一,想跑也跑不了,于是就现了原形。张大胆看着这个怪物,十分开心,不住地说:“这是鬼,一定是鬼,我得把它带回去,让乡亲们开开眼界决战东线。”
折腾了一夜,天亮后,张大胆辞别了表嫂子,带着鬼回到了家中,精心做了个笼子,把鬼锁在里面,心里盘算着:我不能白让人看,得收点钱打酒喝。
于是,他就请学堂的教书先生写了个告示,大意是说他捉了鬼,谁要想看,就交一吊钱。
告示刚贴出, 张大胆的门前就挤满了人,不管大人小孩,哪个见过鬼?哪个不想看看鬼的模样?就是八十老头,也没见过鬼啊!
从此,张大胆家里天天挤满了人,他的钱也就越积越多。一传十,十传百,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了张大胆捉住鬼的消息,路再远也带上一吊钱前来看看。不到一年,张大胆就犮了财了,盖了新房,买了不少地,成了村里的富户。
这一天晚饭后,张大胆多喝了两盅酒,脸红得跟下蛋鸡似的,他把小鬼抱在怀里,用手抚摸着它身上的黄毛,和鬼说起话来:“小鬼,你来我家快一年了,给我帮了大忙,我真感谢你,你这 么长时间不吃不喝,不饿吗?”
说着话,扳起鬼脸仔细端详着,叹口气说:“哎!光顾叫你挣钱,对你照顾太少了,看你的脸多脏,真是个鬼样了,我来给你洗洗吧!”

张大胆倒了半盆热水,真的给鬼洗起脸来了。他在鬼脸上连抹三把,就觉手中一滑,再一看,鬼没有了。
原来鬼的印堂上的那滴血被擦掉了,血块一掉,没有什么定着它,它还能不跑吗?这一下赖文峰现状,张大胆的酒也惊醒了王梦实,急得团团转。这一夜,他怎么也睡不着,自言自语地说:“小鬼啊小鬼,不管你跑到哪里,我也得把你捉回来!”
天还没亮,张大胆就带足盘缠,出门找鬼去了。他穿庄过户,到处打听。一连几个月,也没打听到鬼的音讯。张大胆非常失望,但他并不灰心,还是继续寻找下去。
不知走了多少路,也不知穿过了多少村庄,这一天,张大胆来到了一个庄子上,他走进酒馆,一边喝着酒,—边向老板打听什么地方有鬼,说:“我是捉鬼的,如果哪里有鬼,我就去捉。”
老板说:“要说鬼嘛,我们庄东头的桥上还真有,一到晚上,谁都不敢从那儿走,桥下边经常淹死小孩,都说是鬼拽下去的。你要真能把鬼捉住,那俺全村人真的报答你的恩徳。”
说着话,老板又重新给张大胆添了菜,亲自劝了几盅酒。张大胆心里琢磨着:我一定捉住这个恶鬼,这不但于我有利,也为这地方百姓除去一害。
张大胆酒足饭饱,离开酒馆,按老板所指的路径,直奔庄东大桥而去。口中又哼起了“万般不如杯在手。”
自从离家找鬼到现在,他的心情第一次这么轻松愉快,因为今夜又能和分别很久的小鬼见面了。
走着路,心里又盘算开了:捉到鬼依然锁在笼子里,谁要看,还是一吊钱,钱多了,做什么用?盖房子?不需要!买地?也不需要。对ca1403,娶个老婆!该娶了,再不娶这辈子就过去了漫画美少女!
想到老婆,张大胆笑出了声,心里说:女人真有意思,上次在集上我踩了她一下脚后跟,她就小声骂我,骂人都不敢大声,哈哈,有意思!
张大胆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桥头,他往桥墩上一靠,看看天色还早,就点上旱烟,喷云吐雾地吸起来,静等着天黑好捉鬼。
约莫等到三更天光景,张大胆一边吸着烟,一边想着心事。这时,从桥下边走出一个黑大汉,直接来到张大胆跟前,说道:“大哥,天这么晚了,你在这里等谁?”
张大胆打量对方一眼,由于天太黑,看不清面孔,只见他象座黑铁塔,比自己高出一头,便客气地说:“没别的事铁哥们助手,在这里专一等鬼。”
黑大汉笑笑说:“等鬼,你不怕鬼?”
张大胆笑了笑说:“怕什么?我和鬼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
黑大汉冷笑着说:“你认识鬼?那么你说说鬼是什么样 子?”
张大胆回答说:“一身黄毛,两眼碧蓝,脸窄牙长,我没说错吧?”
黑大汉忙说:“对!对! 一点不错!请你点个火,看看我是什么模样?”
张大胆拿出火刀火石,打着火一看,黑大汉的脸和鬼的面孔一模一样,他顿时来了精神,伸手就抓黑大汉的衣领,嘴里喊道:“鬼东西,你让我找得好苦魏震海,快跟我回家吧!”
黑大汉急忙向后退出五六步,说:“我早就知道你要来捉鬼,有能耐,你就捉我看看!”
张大胆跨上一步,伸手又向黑大汉抓去,那黑大汉又退一步,张开嘴,从口中伸出一条丈余长的舌头,.象一条软鞭一样, 向张大胆抽去,张大胆躲得稍慢一些,早抽在了他的脖子上,当时就疼得他一哆嗦,心想:这是啥家伙,怎么这么厉害?
等黑大汉第二次抽来时,张大胆瞅准机会,一把抓住了黑大汉的软鞭舌头,一翻腕又在手腕上缠了一道,用力向后就拽。黑大汉这下也急了,同样用力向后拉,两位就在桥头进行了“拔河比赛”。
张大胆和黑大汉一来一往,一直纠缠到鸡叫,也没分出个高下。
鸡一叫,黑大汉可急了,连连说:“咱们算了吧,明天夜里再比试吧?”

张大胆哪肯罢休,心里说:鬼怪都怕阳光,正气能够压倒邪气,我坚持到天亮,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东半天露出一点亮光,黑大汉心里更急了,一个不小心,被张大胆给摔倒了。张大胆上前一脚把他踩住,仔细一看,原来是—块棺材板,再看自己手中,握着的原来是一根麻绳,他摸了摸还在隐隐发疼 的脖子,心里甭提有多气了,三两脚把棺材板踩断了,打着火就烧。
立时,焦臭味就飘出老远,棺材板上的孔眼里还突突地往外冒着血沫。
张大胆没有捉到鬼,十分扫兴,窝着一肚子气,怏怏地回家了。
据说,从此以后,这个桥头再也没有闹过鬼。